无障碍浏览 | WAP网站 | English

研究成果

健康城市建设:国际经验与国内创新做法作者:信息处发布日期:2017-12-18

【字体: 】保护视力色:

  ● 健康城市建设的国际经验
  ● 国内健康城市建设的创新做法


健康城市建设的国际经验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1984年首次提出“健康城市”理念,从此“健康城市”成为各国应对城市化健康问题的战略目标,迅速在全球范围展开。目前,全球已有14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城市加入“健康城市联盟”,4000多个城市加入健康城市创建活动。国外健康城市建设的先进经验和实践特色对我市推进健康宁波建设有一定参考价值。
  一、多元共建健康城市
  健康城市建设是一项涵盖经济、社会、规划以及公共卫生等诸多领域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全社会共同谋划、共同推进。国外发达国家在健康城市体制机制设计时,就非常注重推进各级政府、社会组织、社区、公民个人等主体的参与和作用发挥。日本东京将社会组织代表、社区领导等非政府官员纳入市健康促进委员会。英国利物浦建立跨部门委员会,组合各方作用,如市议会制定法令强迫工作者定期作健康检查并鼓励工作者多运动,城市环境健康部门负责解决青少年问题,非营利性组织发动社区资源改善社区居住环境恶劣问题。加拿大多伦多成立健康城市办公室和健康公共政策委员会,加强市民参与和公众监督,其中健康城市办公室确保理念和行动的统一落实,联结政府和市民,组织全体市民参与健康城市建设;健康公共政策委员会有效协调和监督各部门工作进度,做好效果评估,明确未来发展方向。
  二、以城市社区为核心载体
  健康社区是健康城市的“元细胞”。国外发达国家健康城市建设大多从城市社区抓起,注重各种宣传教育活动。澳大利亚伊拉华拉地区围绕健康社区,重点推进五方面的健康计划:一是社区营养计划,对社区居民进行健康饮食教育和培训,降低超重和肥胖率,减少可避免的住院治疗次数等;二是体能锻炼项目,侧重为残疾人、弱势群体和处于危险因素的社区居民提供健康促进的活动方案与设施;三是儿童伤害控制项目,对社区儿童和家庭进行健康宣教,帮助儿童养成健康生活习惯,提供安全的社区游戏设施,控制活动中的不安全因素,减少儿童伤害事件的发生;四是艾滋病预防,对社区居民进行艾滋病相关的教育,减低大众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五是烟草控制项目,制定控烟指导方针和实施策略,举办控烟与戒烟活动,减少青少年吸烟率,促进人群健康。加拿大多伦多市建立以社区为基础的健康服务体系,通过市民沟通、计划发展、城市健康调查分析三大策略开展社区活动,为市民营造良好的健康氛围。
  三、部署实施特色项目
  国外城市在健康城市推进过程中,围绕区域短板、社会矛盾焦点等因地制宜地推进了一系列特色项目,调到各方力量的参与热情。英国利物浦市的“健康利物浦”计划,其重点为健康影响的评估、健康公平的审查,以及通过组织的发展建立社会资本,优先考虑保障当地居民的工作、教育等;布莱顿-霍伍市将重点落在如何消除阶层之间的不平等现象,减少卫生服务的不公平性上;纽卡斯尔市突出了儿童意外伤害的防控;格拉斯哥市致力于建立“健康食品项目”;卡姆登市开展了“老年人论坛”、“谁来关心你的健康”等一系列夕阳红活动。韩国首尔注重平衡健康资源分布,为穷人扩展医疗服务,提供失智症、心理健康与酒瘾机构照护,动员公立与私立医院的资源,构建医疗网络,减轻重大疾病患者的经济负担等。日本东京开展了“健康与文明城市”、“健康与环境城市”、“健康与福利城市”等项目。
  四、抓好规划审批关
  细节决定成败。发达国家城市空间设计中大多体现出三方面的健康元素,来引导健康的生产生活方式,帮助减少健康护理所需要的成本。一是整体城市环境方面,英国提出通过隔离、场地布局和景观设计使交通和商业引起的噪音最小化。美国强调居住、办公、学校、零售、文化和社区空间、娱乐设施等土地的混合使用,将居住和工作布局接近公园、步行路径、小道、滨水区域等。二是居住和社区空间方面,英国强调健康的设计、空间可达性、居住空间品质、社会基础设施可达性、当地食品商店可达性和社区公共空间设计。法国对利于孩童独自活动的建筑物周边区域提出要求,让孩子多出门,避免呆在电视机前,减少肥胖率。美国强调打造宜人的住宅内公共区域,鼓励步行和使用楼梯。三是道路交通方面,鼓励步行、骑行和公共交通出行,突出道路交通设计的安全性、舒适性和网络性。挪威建设骑行道路网络,绘制区域骑行地图,为骑行者规划休闲路径等。美国旧金山提出最大限度减少机动车辆的使用,分离自行车和步行路径,配合绿道布置饮水机、自行车架等停车设施,配置遮蔽绿荫和绿道里程标记等;纽约提出加宽人行道、增加照明设施、提高道路和开放空间的连接、设置健康地图 等。


国内健康城市建设的创新做法

  在我国,健康城市作为国家卫生城市的升级版,主要把城市的规划、建设和管理以促进人的健康为目标,营造健康环境、构建健康社会、优化健康服务、培育健康人群、发展健康文化,以全民健康促进全面小康目标的实现。目前已有38个城市列为首批全国健康城市试点,他们的实践特色和创新做法对我市推进健康宁波建设有一定借鉴意义。
  一、创新健康服务,关心老百姓健康需求
  满足老百姓健康需求是健康城市建设的根本。很多城市围绕老百姓健康实际需求,通过一系列积极有序的行动计划,普及健康城市理念,提高市民主动参与积极性。上海市将健康城市的建设重点投向社区、单位和家庭。开展了“2211”示范项目,即建设20个健康社区、200个健康小区、100个健康单位、10000个健康家庭示范点(户),将健康城市的建设与广大市民的日常生活结合到一起。2016年9月启动的上海市第二轮健康城市三年行动计划提出,要打造全民健康支持系统,围绕医、食、住、行4项主要任务,倡导“新五个人人”健康市民行动,即“人人动手清洁家园、人人劝阻室内吸烟、人人坚持日行万步、人人掌握控油控盐、人人学会应急自救”,进一步引导市民提高健康保健意识和能力。大连市通过推进“绿色无公害食品生产”、“放心食品、健康消费”、“控烟限酒”、“科学选择食品,讲究营养平衡”活动引导市民在保证食品安全卫生的前提下讲究营养平衡。倡导“体育生活化”理念,加快城乡体育设施建设,培育、扶持具有北方特色的群众性体育活动项目,形成体育文化品牌或亮点。温州市以“孝老、敬老、爱老、助老”为核心导向,加快建设一批公益性养老机构,完善街道、社区老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室、老年门球场、健身路径、休闲广场等老年活动场所。积极引进国际有影响力的养老综合体品牌,建设国际标准的养老综合体和区域运营中心。
  二、创新体制机制,破解健康城市建设难题
  体制机制创新是健康城市建设的关键。相关城市实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建立多部门合作机制和多元化保障机制,通过一系列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完善来破解健康城市建设难题。上海市在市级层面建立“建设健康城市行动联席会议”,下设由跨学科专家组成的技术指导组,通过联席会议定期例会机制推进行动。在区级层面,立足全市行动计划的既定任务,采取“规定动作”与“自选动作”相结合方式,因地制宜编制和实施建设健康城区行动计划。上海市各级健康促进委员会积极尝试拓宽健康促进项目的筹资渠道,改变了以往项目经费完全由政府财政分级归口纳入相关职能部门年度预算的做法,尝试与非政府组织以及品牌信誉度较高的企业开展公益合作,如在“减盐低油”倡导项目中,主动争取社会资金支持,顺利实施了控盐勺、控油瓶发放项目。北京市建立了市、区两级的管理架构,协调各相关部门,推进规划落实。在市级层面成立由市领导为主任、多部门参与的健康促进工作委员会,市健康促进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整合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力量,以社会组织推动为特色,以全社会参与为基础,统一组织开展健康北京建设。杭州市成立健康城市工作领导小组,市委书记、市长担任顾问,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七位市领导分别担任组长和副组长,相关的66个部门主要负责人担任成员,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设在市爱卫办,由分管副市长担任办公室主任。成立七个专项组,分别为健康文化组、健康环境组、健康服务组、健康人群组、健康产业组、健康社会组、专家顾问组,市本级每年安排专项经费1500万元。成立杭州市健康城市建设指导中心,作为健康杭州建设工作的业务指导机构。苏州市在健康城市建设过程中特别注重对外合作交流,不断完善健康城市建设网络体系,不断争取国内外资源支持和区域合作。
  三、创新重点工程和途径,凸显特色亮点
  项目和工程是健康城市建设的重要抓手。相关城市围绕健康环境、健康教育、健康服务、健康文化等内容,创新开展了健康城市一系列建设项目和工程。广州市加强健康促进与教育。加强各级疾病预防控制和健康教育专业机构队伍能力建设,分别在社区、镇、村、医院、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物业管理小区等设立健康教育馆(基地)、健康宣传网站。开展城乡社区“健康大讲堂”活动和面向机关、企事业单位职工、农民、异地务工人员等健康促进的巡讲活动,打造“健康大讲堂”系列品牌,开展“健康社区行”、“卫生保健进万家”、“健康知识进校园”、“心理健康进社区”、健康知识竞赛等健康促进活动,邀请市民参加“健康行为”大讨论,引导市民全面提升健康意识。连云港市打造“港城健身大联动”活动品牌,办好全民健身日、农民体育节、老年人体育节、社区体育节、学生冬锻三项、职工运动会、全民健身走等系列活动,唱好春游园、夏游泳、秋登山、冬长跑“全民健身四季歌”,扩大健美健身、健身秧歌、拔河等项目的品牌效益,创建“一县(区)一品”特色队伍和特色活动县区,推动全民健身运动普及。杭州市推出健康教育“六个一”工程:一根线(健康咨询热线)、一张网(健康教育网络平台)、一份报(健康杭州报)、一个栏目(电视栏目)、一支核心团队(健康教育讲师团)、一批健康促进基地(健康单位)。打造彰显正能量的健康文化杭州品牌。“人行横道礼让行人”开创全国行河,首个运行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首创全国城市孝道文化指数测评,副省级城市中首创“公共文明指数”,评价市民文明程度,省会城市中首个出台道德模范关心关爱制度。推进中小学生口腔保健工作。市、区(县)两级财政共同出资4600万元,以发放健康消费券的方式,向全市20万中小学生免费实施牙齿窝沟封闭和龋齿预防性治疗。该项工作被卫生部评为创新项目。武汉市建设“五大健康阵地”。在广场、公园等地建立“健康广场”,在人流量大的地段建立“健康长廊”,在社区建立“健康俱乐部”,在媒体建立“健康教育栏目”,在窗口单位建立“健康教育宣传栏”。
  四、创新政策法规,提供有力保障
  强有力的制度和政策保障是健康城市建设的重要推动力。各地为有力推进健康城市建设,不断完善组织领导,创新政策法规,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广州市制定了《广州市区域卫生规划(2011—2020年)》,加强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制定了《广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广州市生活垃圾终处理阶梯式计量管理办法》和《广州市餐厨垃圾管理规定》,全面推广生活垃圾分类,控制生活垃圾清运处理总量,开展餐厨垃圾分类收运处理。上海市制定了《上海市建设健康城市三年行动计划评估方案》和《上海市建设健康城市三年行动计划的指标技术界定》,有效指导健康城市建设工作的深入开展。连云港市建立健康连云港考核评估体系,把建设健康连云港工作列为市委、市政府绩效考核内容并占一定分值,由市爱卫办(健促办)牵头负责健康连云港各项考核评估工作。建立各责任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和季度考评制度,每季度考核健康连云港工作推进情况,每半年对各项工作开展情况进行评估。宜昌市出台了《宜昌市创建湖北省健康城市实施方案》、《宜昌市城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规定》、《宜昌市城区饮食业油烟污染防治管理办法》等20多个健康相关政策文件,并将“健康宜昌”全民行动专项经费纳入市区两级财政预算,为一系列健康创建行动的有序开展提供有力保障。

相关信息
返回】 【打印